匯德匯能企業管理咨詢(北京)有限公司

樊遲問耕(樊會武)
2020-02-04 21:26:31
   1114

春深似海的季節,院落四周的泥土地上草長鶯飛,中央的青石路上齊齊整整地擺設著兩排構造簡單的木制長凳,一把做工精細,古色古香的座椅,與長凳相向呼應,顯得典雅高貴。

一群身著長衫、頭裹方巾的年輕男子魚貫而入,輕盈的腳步,從容的姿態,再搭配上手里的竹簡,顯得瀟灑儒雅。他們款款而坐,給這迷人的景色增添了不少的韻味。

一個刺眼的身影沖了進來,打破了這人與自然交相輝映的美景。他的上面著一身褪了色的粗布麻衣,麻衣上上下下打滿了補丁,像是被狗舔過一樣雜亂無章。褲腿緊緊地編到了膝蓋上,上面糊著一片片的泥巴。若不是頭頂上的方巾標志著儒生的身份,人們定會把他當成乞丐。他頻頻劃著黝黑小腿,撲騰撲騰的走到一個空凳子邊,沉沉地坐了下來。

頓時,人群開始出現亂哄哄的場面,嘻笑聲、嘆息聲、噓聲伴著起哄聲雜陳而起。和粗布麻衣靠的最近的儒生有意的向遠處挪了挪凳子,并捂住鼻子,盡量不讓泥土與臭汗混合的味道進入自己的鼻孔。

“大家安靜”在座椅上傳出響亮渾厚的聲音,院子立刻安靜了下來,儒生們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這位慈眉善目的老師。

老師的聲音雖然不大,但字字句句能落進心里:“今天我們來談談自己的志向,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我年齡大就感到拘謹”

一個叫子路的學生率先發言“如果給我一個城邑,用不了一年的時間我就能讓這里富足強盛,百姓安居樂業,并和別國結成友好的聯盟”子路的發言開了一個好頭,表達的熱潮此起彼伏,弟子們的志向一個賽過一個遠大。老師的臉上樂開了花,深知這些追隨自己多年的弟子,不僅熟讀詩文、才華橫溢,而且深諳從政之道。不久的將來,他們定能在諸侯國的政界中混到重要的角色,造福飽受戰亂之苦的百姓。

老師隨著學生們豐富的想象力來到了一個極樂世間,這里政通人和、繁榮昌盛,百姓懂禮知節,見面時在互相作揖、、、、、、老師的眼睛安詳地瞇了起來。這時,一個不和諧的因素刺入老師眼角的余光中,老師的眼睛迅速睜大,瞪住粗布麻衣問:樊遲,你有咋樣的志向?

粗布麻衣的臉漲得通紅,囁嚅道:“我還沒想好”

老師緩和了一下語氣“沒有什么妨礙,只是各自談談志向罷了”

受到鼓勵后的樊遲壯著膽子說“我的志向就是種地,想請教老師該如何種好地?”

余音未落,引起了一片喧嘩,老師的臉色由醬紫變得煞白,嘴唇顫抖。最后,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擺擺手道“今天就到這里吧,下課!”

學生們接二連三的離場,樊遲呆站了一會兒后也走出了院落,奔赴向那廣闊的農田。

偌大的庭院中只剩下兩個人。

叫做顏回的弟子,向老師提問“老師剛才為何喟然而嘆呢?”

老師氣憤地回答“樊遲是一個志向短淺的人,把這樣的人排到我儒家的圣賢之列,有辱圣名”

顏回回應說“是啊,那我就把鼠輩樊遲問耕遭斥的事記到《論語》中吧,這樣就可以鞭策后輩儒生樹立遠大的志向!”

老師點頭應允道“知我者,回也!”

十年之后的一個秋季,在一條鄉間小道上,行駛著一輛破舊孤獨的馬車,阡陌兩旁金黃色的美景甚是壯觀,結實飽滿的糜子虛心地垂著頭,玉米長得要高過山,谷子鋪在地上寬如海,麥子豐收金燦燦,地里的男女老少一邊唱著歌謠一邊忙碌著。

馬車中一個滿臉滄桑的老者戰戰巍巍地探出了頭,問駕車的馬夫“回,這是哪里?

馬夫興奮地說“老師這是魯,我們終于到家了”

老師望著農田中忙碌的身影,傷感地說:“我們為了接濟蒼生,游說諸侯國十載,一事無成,不想我們魯國百姓早已過上富足安康的日子,此番游說的意義何在?

“老師你聽到沂水邊傳來的歌謠嗎,這歌謠為何這樣美妙?

“是呀,這言語簡約脫俗,聽起來包涵深意,似那山間的涓涓細流令人清新爽朗,又似深不見底的大海讓人感到高深莫測。是何人所作?我們不妨去打聽打聽。”

兩人向一位和歌引水的農夫請教,農夫自豪地說“這是一位姓樊名遲的儒生而作,這歌謠告訴農民一年中的二十四個節氣,什么時候翻地,什么時候耕種,什么時候收獲,你看這萬頃良田就是歌謠的功勞。他自稱是孔夫子的弟子。”

老師聞言,眼角翻滾出兩行熱淚,仰面朝天而嘆“樊遲乃一代儒農,其成就不亞于我!”

回問“是否把《論語》中樊遲問耕一段刪掉?”

老師堅定地搖頭說“不,讓它流傳千古。”

作者:樊會武,陜西省神木縣第七中學教師。

郵政編碼:719300

電子郵箱:47531045@qq.com

韩日无码条码视频